調查
  杜曉秋律師認為,封閉管理式學校存在性侵漏洞,舉證難,在沒有監控和證人的情況下,學生的證言容易形成孤證。訓練期間肢体接觸難以避免,如何判定成為法律層面上的難題。
  早報見習記者 劉海川
  發自湖南長沙
  又有至少6名女童被校長性侵。這一次是體操學校。
  曾經走出過劉璇、李小鵬等體操名宿的湖南省體操運動管理中心,近日爆出醜聞。知情人士向早報爆料,該中心名下的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校長和一副校長因猥褻多名年幼女學員,於2013年11月分別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
  封閉管理的體育學校,來自管理人員的性侵行為更為隱蔽,漏洞如何規避?
  “奧運冠軍搖籃”的醜聞
  據湖南省體育局官方網站顯示,湖南省體操運動管理中心成立於2003年3月,原名湖南省體操訓練中心,為湖南省體育局直屬訓練單位。先後向國家體操隊、蹦床隊、藝體隊輸送了近90名運動員。1988年湖南體委決定將省體操學校與省體操隊合併,成立湖南省體操訓練中心(現更名為湖南省體操運動管理中心),對外保留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的牌子。
  在湖南省運動管理中心辦公樓一樓,大篇幅宣傳簡介被放在顯要位置。簡介顯示,這家正處級事業單位曾多次被有關部門表彰。1998年,管理中心被國家體委授予“全國體育系統先進單位”;2000年和2005年,分別被湖南省委、省政府授予“全省文明標兵單位”和第十屆全運會“突出貢獻獎”。
  而據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招生簡章顯示,該校於1985年9月由省體育場業餘體校體操班改辦,面向全省招生,是全國重點體操運動學校之一。該校先後向省專業隊、國家隊培養輸送陸莉、劉璇、李小鵬、凌潔、陳翠婷等多名優秀運動員,共獲得6枚奧運會金牌、15枚世界錦標賽金牌、9枚亞運會金牌。
  這所多次被當地媒體譽為“奧運冠軍搖籃”的體操學校,目前雖被醜聞纏身,但相關報道並沒有見諸報端。“涉及當地強勢體育項目,湖南方面對此嚴格保密。”有知情人士指出。
  3月12日下午4點,這所位於長沙市體育館路36號湖南省人民體育場西北角的體操學校,有10多名10歲左右的孩子正在室內運動場訓練。訓練場外,有30多個學生洗漱用品整齊擺放。
  校方辦公地點、訓練場主要分佈在體育場兩層建築和體育局內,少有人員來往。而在距離大門外不足50米處,外牆上張貼著“省體操學校 兒童的樂園”宣傳畫,並配有李小鵬等奧運冠軍的比賽照片,十分顯眼。
  門衛處張貼的校方工作人員簡介顯示,該校校長名為劉智強,副校長為劉某某和曾嶸。
  “校長去年年底換過了,但門口的聯繫方式還沒有來得及撤換。”門衛稱,“現在是姓鄧的老師在做代理校長。”
  “安全絕對可以得到保證,我們是正規的體育學校,治安很好。還有從雲南送過來的學生。”在記者的追問下,門衛才透露:“劉智強去年被抓走了。”
  “我們主要招收二級學員。”該校一名張姓老師介紹,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目前有50個學生,主要是8到12歲的學生。“生源從各地選拔,條件好的12歲以後送到省體操隊訓練。”
  體操學校的氣氛顯得十分壓抑。“建議你送孩子去長沙市體操學校。”張老師在一張白紙上寫下市體操學校一名教練的聯繫方式。
  人民體育場對面即是湖南省體育局。據體育局訓練場附近的住戶介紹,去年大約11月,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校長劉智強、副校長曾嶸因猥褻年幼女學員“被警察抓走了”。
  醜聞纏身的湖南省體操運動管理中心,管理機制如何?
  一個細節是,在管理中心一樓,一張3平方米的“活動安全管理責任人網絡圖”位置顯要。在這張責任人網絡圖上,體操學校校長劉智強被安排為體操訓練房、運動館宿舍的直接責任人。曾嶸被安排為體操學校教室安全管理人員。
  但這兩人的名字,被幾張長方形白紙遮蔽。
  “我們是體育單位,對學員的保護主要放在訓練安全上。”管理中心方面認為,他們在學員管理方面呈立體化、明細化,“老師和領導都被安排在管理中心的各個安全監督崗位上,沒出過什麼大事。”
  “聽說是上文化課前後動的手。”附近住戶稱,“大家都知道這事兒。”
  但湖南省體操運動管理中心方面對此有不同的說法。
  該管理中心工作人員劉衛民稱,事發“應該是在校長辦公室”。 他透露,劉智強性侵的孩子全部來自湖南省,“這幾個孩子在學校是收費培訓,都住在學校。”
  正副校長相繼落網
  “曾嶸今年52歲,調到省體操學校的時間不長。”劉衛民說。
  據附近住戶回憶,體操學校原副校長曾嶸就住在體育局背後的宿舍樓。
  另據湖南省體操運動管理中心方面介紹,曾嶸的父親也曾經在體育界工作,“是老體委的人了。”
  鄰居稱,曾嶸平時話不多,但為人謙和。“人看著挺老實,實在沒辦法和這事兒扯上關係。”
  在宿舍樓,多位鄰居向早報記者證實,曾嶸確已因性侵被警方帶走,“都50多歲的人了,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在裡面?”
  “他妻子應該還住在這裡,但很久沒有見到了。”鄰居說,“畢竟出了這麼大的醜事。他孩子還在國外留學。”
  涉事的另一人劉智強,根據資料顯示曾任湖南省株洲市體操運動學校校長。2010年2月8日,劉被調往湖南省體操運動學校任校長。株洲政府官方網站還對劉智強的任免進行了公示。
  資料顯示,劉智強今年48歲,體操教練出身,曾有《淺談兒童手倒立的訓練》等論文發表。
  “沒有孩子。一直是業界骨幹。”株洲市體操學校教師說,劉智強還沒有調走之前,已在株洲工作了10多年,“和老師的關係都不錯。”
  株洲市體操運動學校在劉智強的治理下成績不俗。
  “體操項目的實力完全可以與長沙市相抗衡。”劉曾於2006年向當地媒體表示。
  但現在,這所學校的老師對劉智強的去向語焉不詳,“找不到他的,什麼原因不方便說。”
  “我們是很好的兄弟,老劉為人很義氣,也沒有什麼明顯的不良嗜好。我只知道他出事了,具體情況不太清楚,但以前沒發現類似的事情。”株洲市體育學校校長唐建強如是評價。
  早報記者調查發現,從2012年至案發,劉智強涉嫌對6名女童進行多次猥褻。
  有知情人士透露,劉智強案發“系遭舉報”。舉報稱,有幾名不滿10歲的女童在省體操學校訓練時,下體多次遭到劉智強猥褻。還有學生在其辦公室遭到侵害。
  2013年10月,劉智強被當地警方傳喚、訊問,不久被湖南警方刑事拘留。目前,尚無確切信息顯示劉已被檢察院批捕。
  相對應的是,被曾嶸侵害的女童人數不詳。2013年11月初,曾嶸被警方刑事拘留。次月,曾被批捕。
  但偵辦此案的長沙市開福區公安分局,沒有對此事進行回應。
  “涉及未成年人,而且社會影響也不好,不會向外界公佈。”開福區公安分局政工科工作人員羅立表示。
  “防範性侵教育缺失”
  早報記者查閱歷史資料,尚未發現國內體育學校類似醜聞的報道。
  但國外媒體時有相關報道。2013年,美國舊金山一位知名的高爾夫教練,由於涉嫌在三年內性侵兩位男學生多達65次而被逮捕,其中一位受害者只有12歲。
  而在2005年,美國一名體操教練因對兩名女學員進行猥褻和其他性犯罪,遭到重刑懲罰。
  此次性侵涉事學校接收的8至12歲學員分為兩種,一種是全國各地送來訓練的兒童,一種是長沙本地有體操方面愛好的普通在校學生。業餘培訓的孩子周一、周三、周五由家長接送,每次受訓時間為兩小時。
  校方介紹,前一種學員周一到周五全部在校,統一管理,“周末可在登記後,由家長或家長委托的朋友帶出校外。”
  但封閉管理下,如何規避來自校方管理人員實施的侵害?
  2013年,女童被性侵案件頻發,全國100多名媒體女記者共同發起了“女童保護”公益項目。
  “女童保護”項目發起人孫雪梅認為,目前國內涉及防範性侵害方面的教育缺失。作為中國首個防範未成年人性侵害的公益組織,事實上,該項目前期精力也主要放在“防性侵”課堂宣講上。
  “借助各地教育部門及婦聯的力量,將防範性侵的知識材料以學校宣傳的方式發放。”孫雪梅說。
  但一位不願具名的湖南體育界資深人士聽聞此事後十分驚訝,“絕對是大醜聞。”
  他對早報記者指出,對於封閉式管理的學校而言,防侵害的難度比普通學校要大得多,“當然,大力向學生宣傳是基本手段。遠一點的孩子送到學校訓練,可能好幾個月都回不了家。出現這樣的事,也無法及時跟家長報告。”
  最重要的還是在源頭上切斷性侵害的苗頭。他說,對於教練和管理人員的選拔、任命,還需要多方面綜合考慮。
  “事實上,封閉管理式學校存在性侵漏洞。”雲南省天外天律師事務所律師杜曉秋認為,訓練期間肢体接觸難以避免,如何判定成為法律層面上的難題。
  猥褻行為往往會給兒童帶來強烈的心理傷害,但一般很少留下物理證據。
  他認為,封閉式學校,容易給受害者造成心理上的孤立,也加強了施加方的心理優勢,“舉證難,在沒有監控和證人的情況下,學生的證言容易形成孤證。”
  “兩個方面的改善急需進行。校方應出台禁止性規定,禁止管理方、教員與學員之間單獨相處。另外,鑒於學生年級較小、心智尚不成熟,家長也需要主動詢問,一旦發現情況不對,應立即報警。”
  (原標題:湖南體操名校校長涉猥褻學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h12ehutsr 的頭像
eh12ehutsr

拍拖 siu lam

eh12ehut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